科学与谣言本是对头,不幸的是,科学谣言却披上了科学的外衣,如同病毒一般形影不离,甚至还傍上了科学发展的快车。各类谣言榜、辟谣榜如同抗生素,前赴后继,却怎么也打不破“道高一尺,魔高一丈”的魔咒。科学共同体如何应对这样的尴尬?虽说国民科学素质的提升是关键,科学传播工作者是否也应当反思,在充分享受了新技术带来的传播便利的同时,是不是也要先给自身“消消毒”,返朴归真,不给科学谣言以生长的土壤。

在中国的语境中,我们已经习惯了使用“中国科技”或“中国科技界”,很少使用“中国科学”或“中国科学界”。把“科学”与“技术”分开说,似有分割两者的嫌疑,然而两者的联系在哪儿都不容置疑,恰恰是两者的区别,在中国或许更值得强调。100年前,作为中国新文化运动旗帜之一的“赛先生”,随着“五四运动”的兴起,帮助科学在中国大地萌芽。然而时至今日,科学在中国这片大地是否扎下了根,还是一个值得讨论的问题。